新闻投稿 jubao@12377.cn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财经要闻

不以共享为目的的商业图谋都是“耍流氓”?

2017-05-27 10:18:23 来源: 字号:

【家电网 HEA.CN 2017年5月27日原创】近一年来,越来越多的项目搭上共享经济这辆“公共汽车”,从而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在国内经济步入L型换挡周期的背景下,实体制造业纷纷寻求一种新的商业模式,来缓和当前所面临的增速困境。全球经济模式在共享经济风潮的席卷之下,制造业似乎找到了重新“出货”的理由,共享经济成为商业模式再造的首选。商业目的是“共享经济在发展过程中必然经过的一环,而附带商业目的的可以是供给方,也可以是共享平台,或者两者皆有,而需求方的需求同时得到满足,共享便是各取所需,否则“共享”就变成了共享平台做公益。业内人士认为,目前的共享经济呈现出了资本市场掌控的局面,共享项目的背后是资本投资的入局,沦为一种实现商业目的的工具或者是一种“不以共享为目的的其他商业目的”。

共享经济有三大主体,即商品或服务的需求方、供给方和共享经济平台。从狭义上来讲,共享经济是将供给方闲置的资源通过共享平台分享给更多的需求方,提高有限的资源利用率最大化,而供给方获取应得的收益,需求方则给予一定的报酬。

在社会道德和人类文明尚未达到完全不需要信用制约的程度之前,共享经济仍然需要契约先行,来制约人们的行为,所有参与者能确立并遵守细致的决策和规则实施机制。换句话说,人非圣贤,因此共享经济便需要在普遍的自律、规范的服务、清晰的底线等条件下运行,寻求一种共同认可的共治经验。

业内人士认为,目前的共享经济是“一门生意”、一个专门用来赚钱的职业,正如滴滴出行等打车软件的出现使许多人特意辞掉工作去专职滴滴司机。对于企业或者资本投资而言,共享不是目的,其背后的庞大商业利益才是关键,打着“共享“的旗号把生意经放进“共享经济”的篮子里的不在少数,如共享电视。所有被分享的,都是专门用于分享的,所有共享的资源也并非闲置资源,而是企业专门创造出来为这门生意准备的资源,也可能是过剩的产能。

共享源于生活中的小需求

实际上,在现实生活中,共享经济无处不在,正如超市或商场门口供小孩子玩耍的玩具车,超市相当于共享平台,供给方在各个潮湿门口两侧投放玩具车,小孩子是需求方,投入低廉的费用便可玩上半个小时。基于吸烟群体常在机场外遇到“有烟无火”的尴尬境遇,曾经有人提出共享打火机的模式,从安检入口将丢弃在物品箱中的打火机运到机场出口的位置,利用人们的应急需求,将每只打火机的价格上调到10元钱,国际机场的人流量巨大,吸烟人数在总人数的比重庞大,而往往人们在此时不会计较价钱。但前提是,擅自拿走物品箱里的打火机需要安检人员同意。

现实中也有“共享打火机”。在候机时,人们会互相“借个火”,这已经成为机场外的一道十分具有“陌生人之间的人情味”的风景线,往往当一个人刚刚靠近另一个烟友时,后者便已经心领神会地去掏出自己的打火机递给“借火者”。长期以来,烟民朋友们深知没有打火机的痛苦,便将打火机提前放在垃圾箱或者栏杆上,供大家“享用”。根据家电网的观察,一只垃圾桶周围围着一群人,时不时有人走进去点了火再走出来,后来许多人在进站时或者离开机场前都会将自己的打火机放在垃圾桶上,共享给烟民们,这一举动往往会让许多出行之人心中一暖。

实际上在打车软件火爆但监管尚未跟上之前,共享经济的雏形经历过一段混乱而纯粹的摸索时期,如滴滴的私家车司机作为汽车闲置时间的供给方,而滴滴则作为共享平台,乘客是需求方;随后真正的“共享汽车”出现,由企业专门生产汽车去供市民分时租赁,企业既是供给方也是共享平台。再如诞生较早的各种交易平台,都是催生共享经济提前到来的种子。

生活中的共享经济成本低廉,与商业和生意无关,它就是单纯的用闲置物“互相帮忙”,这种供需现象出现,实际上是由于人们在生活中遇到一个不大的、但是却解决不了的困境。它是一种短暂的需求,久而久之,形成一个群体的共同需求,实际上便是“共鸣”的体现。这种共鸣被企业和资本发掘并放大之后,便成了“共享经济”。

商业模式再造成就共享经济

共享经济是一种经济模式,源自于人类社会出现以来就存在的社会行为。企业把它平台化、规模化、商业化后变成了一门生意,目前的共享经济是对现行商业的进化。共享经济的初衷是随着资源的越来越稀缺中发挥有限资源的最大利用价值,造福更多人,而不是特意去生产大批的超过城市人口上限的产品,带着背后的商业目的造成资源的浪费。

据统计,2025年全球共享经济的市场规模将达到3,350亿美金,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36%。而在未来3—5年内,中国的共享经济会达到全球第一。共享经济在中国的风潮同时也引来了众多的西方学者,包括共享经济之父,以及预言家凯文凯利(Kevin Kelly)。凯文凯利在广州某会议上认为,共享经济将成为未来中国长期、重要的新经济引擎之一,这似乎已经成为社会共识。

根据国家信息中心《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数据,共享经济领域已覆盖生活服务类、生产能力类、交通出行类、知识技能类、房屋住宿类以及医疗分享类;预计到2020年共享经济交易规模占GDP比重将达到10%以上,到2025年分享经济规模占GDP比重将攀升到20%左右。

在共享经济的产业水平上,中国将会获得26.4万亿元左右的直接收益,它主要来自(以共享平台为特征的)世界性支撑服务平台的出现。可以观察到的是,一个互联网企业的上市,就可能达到一个国家的GDP的水平。

共享经济之风在中国盛行背后的驱动力可以归结于众多因素。中国的移动互联网领先于全球;后付费和后红利时代到来,资源变得有限,消费需求升级,生活品质提升等,中国的服务业及生活服务领域有很大的改善空间;中国人口依然流向大城市,而大城市的资源是有限的,这也催生了共享经济率先在一线城市诞生;中国的贫富差距导致许多人买不起房、车,普遍的租房盛行,也催生了共享的低廉模式;在经济转型时期,需要探求一种商业模式的再造,而无疑共享经济是目前最被看好的经济模式,被资本追逐也在情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