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投稿 jubao@12377.cn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专题

德重启组阁谈判 聚焦移民税收养老

2018-01-05 18:14:26 来源: 字号:

  新年伊始,悬而未决的德国组阁谈判重新启动。联盟党中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巴伐利亚基督教社会联盟(基社盟)和社民党的领导人们当地时间1月3日聚首柏林,为几天后举行的试探性谈判列出了清单。根据会后发表的声明,各方对启动本次谈判持乐观态度。目前,整个欧洲将注意力集中在试探性谈判之上。

  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

  基民盟、基社盟的领导人默克尔和泽霍费尔、社民党主席舒尔茨以及三党在联邦议院中的党团负责人均参与了此次高层会谈。本次预备会议历时三个小时,各方确定了试探性谈判的内容与流程。

  基社盟领导泽霍费尔表示,德国政坛重要的时刻就在前方,各党将为达成组阁意愿而努力。社民党领导人舒尔茨表示,各方已经为本次组阁谈判奠定了牢固的基础,但同时表示该党在一些问题上的立场不会松动。

  试探性谈判将于7日在柏林启动,预计持续5天,涉及财政、能源、移民政策等15个主题。目前,德国联盟党和社民党之间的分歧主要集中在移民、军费、税收等方面。

  德新社的报道称,在试探性谈判后,社民党将对谈判前景进行评估,并于1月21日作出决定,是否与联盟党正式启动组阁谈判。如果进入谈判轨道,德国内阁的空窗期有望在4月结束。有媒体分析认为,在联邦议院选举结束三个月后,德国各党派仍然未能成功组建新政府,舆论和民意压力较大;联盟党和社民党此前曾有联合执政的成功经验,双方重组大联合政府的可能性较大。

  去年9月24日,德国举行联邦议院选举。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保持议院第一大党地位,但并未获得绝对多数。联盟党执政伙伴社民党选票位列第二,随后宣布不参与新政府组阁;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得票位居第三。联盟党、自民党和绿党三个党团于10月下旬开启组阁谈判。由于他们的旗帜代表色组合起来与牙买加国旗颜色一致,媒体将这次组阁尝试称为“牙买加联盟”。但自民党11月底宣布,在一些议题上无法妥协退出谈判,默克尔只能将希望寄托于社民党回心转意坐到谈判桌前或者重新举行大选。

  分歧尚存各方严守立场

  德新社的报道称,因2017年11月由基民盟、基社盟组成的联盟党与德国自民党、绿党的组阁谈判以失败告终,德国政坛正经历着二战以来最长的政府空窗期。目前,德国民众也希望各方能早日达成共识,确保德国政坛稳定。

  不过,各方在很多议题上看法向左,还需进一步协调立场。路透社的报道说,联盟党与社民党需要在医疗、养老、移民等问题上一项一项讨价还价,如果双方因其中一项无法协调立场而谈判失败,默克尔未来的政坛生涯将被打上大大的问号。

  有报道说,联盟党和社民党在政治主张上有一定分歧。在税收方面,社民党主张通过增加高收入群体的税负来为中低收入群体增加保障,而联盟党则历来坚持不增加税负。在移民和难民政策方面,联盟党侧重限制和减少移民和难民数量,社民党则关注保障部分难民群体的家属来德国团聚的权利。这些分歧可能为即将开始的组阁试探性谈判带来一定负面影响。

  还有报道称,基社盟日前泄露的一份文件显示,这一党派提议对大企业减税,降低向寻求避难者提供的福利,而这些提议均与社民党立场相反。社民党副主席托尔斯滕·舍费尔·京贝尔接受德国《帕绍新报》采访时表示,保守派人士的提议将对组建新政府起副作用,让社民党对联盟党联合组阁的诚意起疑。按京贝尔的说法,组建“大联盟”不是理所当然的事,现阶段不清楚双方能否在谈判中取得足够互信。他说:“组建少数派政府仍是一个选项,虽然默克尔总理并不想承认这一点。”

  与之针锋相对的是,巴伐利亚州内政部长、基社盟成员约阿希姆·赫尔曼在接受德国丰克媒体集团采访时说,基社盟坚持要求就吸收难民的数量设限,并且不会接受社民党提出的“允许难民家庭赴德团聚”要求。赫尔曼说,他所在的党派把弥合分歧、组建执政联盟看成一种“责任”,希望社民党也有这种责任感。

  此外,社民党一直对联盟党保持警惕。社民党原来是联盟党的老搭档,2013年至2017年间,双方在大选后结成联盟共同执政。2017年9月联邦议院选举中,社民党虽然保住第二大党的地位,但仅获20.5%的选票,是这个中左翼政党在联邦德国历史上的最差战绩。为此,社民党一度不愿再次与联盟党携手共事。有分析指出,对社民党来说,他们担心与联盟党再次搭档,会威胁到自身在德国政坛上的影响力,选民们将忽视其存在,下次大选时自己的党派将受到更为严厉的惩罚。

  经济增长需政坛剔除“变量”

  一些政界人士说,如果双方无法复活“大联盟”,默克尔必须考虑组建少数派政府或重新举行选举,这对德国经济来说,绝对是一个利空消息。

  2017年最后一天,总理默克尔发表新年讲话,呼吁德国增强凝聚力,努力在新一年尽快组建一个稳定的新政府。她在发表新年贺词时表示,要为德国今后10年至15年保持繁荣创造条件,要让国民都享受到发展成果。她说,经济发展和社会团结是不可分割的,在数字化时代背景下,这也是今后施政的方向。具体措施包括确保和促进就业,支持企业的研发和创新,树立德国在数字化时代的领先地位,尤其是促进对儿童步入数字化时代的教育。

  总体来看,德国经济2017年一路高歌猛进,各项数据都显示出经济发展的强劲势头:经济增速稳定上升,失业率屡创历史新低,制造业、建筑业等支柱产业也增长强劲。同时,尽管德国经济总体向好,但也面临经济发展过热、人口结构老龄化、基础设施发展滞后等问题,进一步增长的势头面临挑战。德国最具权威性的经济顾问委员会,即所谓的经济“五贤人”委员会,2017年11月向德国议会提交年度经济评估报告,预计2017年和2018年德国经济将分别增长2.0%和2.2%。

  有分析指出,德国政坛的不确定性将成为德国经济增长的一颗“定时炸弹”,一方面无法推进国内政策刺激经济增长,另一方面也会导致在欧洲事务上的“失位”。比如,新政府的缺位让德国无法回应法国总统马克龙为改革欧盟提出的宏伟计划。默克尔期待新政府早日组成,从而在英国“脱欧”后继续深化欧洲一体化进程。她在新年讲话中说,德国的未来与欧盟紧密相连。欧洲学院客座教授、资深德国社民党党员格哈德·施塔尔说,欧盟议题将是社民党参与联合政府的一个重点,但在联盟党内部,基社盟对欧盟改革持保守态度,这种局面可能会增加未来执政的难度。

  实习编辑:郑萌   责任编辑:王颖